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蓝倾×楚城】窗外的雨

一个ooc严重的脑洞,但是很想写。

蓝倾和楚城,会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但相思之苦是一点都不会减少的。

一对普普通通的情侣。

有着普普通通的,类似友情却又不同的爱情。


-0-

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。雨点在水面上敲打着,波纹一点点漾开成圈圈涟漪。

楚城坐在书桌前撑着头,桌上摊着一本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《诗经》。小盆里的炭火烘出一屋的暖意,而一点点檀木的香气混在中间,显得很有几分禅意。雕花的木窗、屏风都是出自蓝倾的手笔,而几乎占了整面墙的多宝格,则摆满了蓝倾自己雕的小巧物事。物件上细碎的修饰,简直看不出他还是安伦军神时的凌厉。

或许这就是岁月琢去的东西,任何人经过岁月的打磨,都变成了更温和,沉稳的自己,甚至就连跳脱的华丽和楚城身上都带上了岁月的痕迹。

华丽不再那么恣意、任性而为,楚城不再那么张扬、唯我独尊。唯一不曾改变的,就是兄弟之间,过命的情谊。

楚城摇摇头回过神来,脱掉了有些碍事的披风挂在一旁的架子上,捧着书在屋里无聊地打转,嘴里反复诵读着。

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   
    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   
    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”

读了几遍之后,楚城似又想起了什么,走到桌前,研墨铺纸,拿起笔书写下方才诵读的诗句。

行云流水的行书,儒雅,却透着破纸的力度。

“咔哒。”

门开了。

从门外走进来的男人勾唇将宣纸上的字迹映入眼底,伸手环住了楚城的腰身,凑近了在对方的耳边说着。

“今儿怎么有这个兴致看诗经,还是这样小儿女的句子。”

楚城的眼角的笑意越发地浓郁。

“我想你啊,蓝倾。你不是看见了么?‘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’”

说着放下手中的毛笔,揉了揉微微有些酸痛的手。

“老大,欢迎回家。”

当然,

蓝倾回复给他的,

是一个缠绵悱恻的吻。



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