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喻王/王喻】流光·下

接 @婘媆晟//今天更新没 的上篇


我流短小文章。

不会写推理,推理部分大家看着玩儿就好。

大概想写一写那种分隔在两个地方,却为着一个信仰共同努力的爱情。

而不是那种磨磨唧唧的儿女情长。

偏王喻一些,没有肉,大家可以当无差看

老规矩,ooc属于我,角色属于原著


重勘现场时满目鲜红的血色已经变为暗红,苍蝇嗡嗡地飞着,闷热的空气透着难以遮掩的难闻味道。

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循着声音来处的方向走去。

那是仓库厂长的办公室。

王杰希一手端枪,一手拧开门把手,枪口对准了站在办公室里一脸无措的面生年轻人,厉声道...

【娱乐圈paro】暮光之下

依旧是和@婘媆晟//今天更新没 一起的我流全职。

开头比较凌乱,大家仔细看……轻点儿拍砖。

老规矩,ooc属于我,角色属于虫爹。

let‘s go

N市市中心,一幢摩天大楼的楼顶。

夜色鸦黑,星子寥落。

屈膝坐在楼顶边缘的男人嘴里叼着根烟,半阖着眼。

有夜风呼啸,鼓动起他的发丝和衣角。烟雾袅袅,盘旋而上。

他唇边一点红光忽明忽暗。

远处,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正严阵以待,氙光管的光在男人的身上戳出几个圆斑。

半晌,无言。

男人的眼角弯起漫不经心的弧度,将燃尽的烟摁灭在水泥地面上。

一枚火机忽地在他的指尖跃动起来。修长有力,骨节分明的手指之间,折射着月辉清朗的光,当...

【方王】细雨湿流光

这是一篇 @婘媆晟 点的梗。



方王二人都退役后的闲散记事。



基础设定:老方退役后出国,在英国一家时尚杂志当了总编。老王休半年长假后会到联盟工作。



不太把握得住方王两个人的性格,ooc归我,角色属于原著。



let's go






第十三赛季结束,微草战队夺冠,魔术师王杰希正式宣布退役。



这个夏天对于微草粉丝来说注定百味杂陈。



“我相信,英杰他们已经能够担负起微草的未来了。这片战场终究属于他们。而我,要到我新的战场继续战斗。”王杰希在退役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道。俱乐部的发...

【韩叶娱乐圈paro】终点

这是一份生日贺文 @婘媆晟 

很少写韩叶/叶中心,娱乐圈也少碰,一个新的尝试。

还是那句话,人物属于作品,ooc属于我。

let's go


叶天王被狗仔拍到和一个男人一起出入酒店。

而那个男人,是叶粉眼中的死对头,韩文清。

微博上这两天都炸开了锅,两边儿粉丝沉迷骂架,也不知吵过了几轮。

话说回来,叶天王真名叶修。这是整个娱乐圈最出名的唱作型歌手之一,创作的歌词类型无所不包,首首经典。可以说,每个人的手机里都会存着几首叶修的歌。最令人意外的是这人还有一把令人妒忌的好嗓子,音域极广不说,温柔起来的时候带着几分慵懒的沙哑。叶修早年以叶秋的姓名出道的时候所发的那一...

【喻黄喻民国paro】眼波才动被人猜

三。

转眼又是几岁光阴流转,黄少天与喻文州相识已有七年。

二人都长成十七岁风华正茂的少年。在同一所高中念完书后,黄少天早已预备着遂父亲的愿望去黄埔军校念书,而喻文州却陷入了迷茫。

他的父亲已经找好关系要送他去美国留学,让他回来后按照他父亲的安排一步一步在政坛混出名堂来。虽说他知道父亲的安排并没有什么错,可他却并不想走在别人安排好的路上度过此生。

或许这个时代的少年都怀着一腔的热血,望为国家崛起而奋斗终生。

事情凑巧,1937年7月7日,日本全面侵华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整个国家顿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黄父亦被紧急调往前线。

之后的一个月喻文州是在与家人的斗争中度过的。斗争的态度前所未有...

《锋刃》——《代号零零零零》同人曲

原曲:《心术》 

填词:夜殇 

那伪装似乎无懈 

张扬掩曾经懦怯 

言语如刀锋凛冽 剖开骨血 

命运悬于一线 

游走于黑白之间 

双手亦沾满罪孽 

信任崩塌之前 步履维艰 

仍冷静周旋 

世间似不起烽烟 

内里却浪潮起跌 

人们不知鲜血 那般灼眼 

终燃烧成耀世红莲 

孤独旅途注定无人伴 

一路缺残 亲手斩断 

人们不懂 坠落的苦痛 

漠然审问着灵魂正反 

清浊...

迟发的八一联戏

宋清之:祝介阳

路渊:泷夜殇【原po】

直升机降落在茂密丛林里一片稍微宽敞些的空地。检查好随身的装备和药箱里所有的急救药品,顺手将九五上好弹匣,端在身前。跟在率先下飞机的突击手身后,一路奔袭几日,眼瞧是要到了那一伙人暂时安营扎寨的地方,自觉带着通讯兵找了个有缓坡的地方,在坡底下猫着,光在草木间露出一双眼观察情况。偏头看着通讯兵把电脑抱在怀里,迅速敲打键盘,建立临时通讯,屏蔽对方的无线电。哒哒的响声混在丛林杂乱的声音里,并不明显,略略松了口气,端着枪警戒四周。“好了吗?”看时间差不多,压低声音问他。他伸手比个完毕的手势,对着无线电报告一声。 

“保持频道清洁,准备行动。” ...

【韩张】今是昨非·民国 一

火车站人并不多,可是凑了巧了,一个小时后刚好有一班到上海的车来,张新杰看了眼腕上的表,稍稍计算一下时间,敲定行程后,买好票,挑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,打开皮箱,拿出一本诗集读了起来。
“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,I had been waiting long.”他一手捧着书,一手在半空虚划,嘴里念叨这样一句话,浑然未觉身旁多了一个看着他的人。
“你微微地笑着,不同我说什么话,而我觉得,为了这个,我已等待许久了。”他身边那个男人听他读完,沉默半晌,开口,却是一句中文。言讫,又补了一句:“先生也爱读泰戈尔...

存梗。
就让我坠落,比尘埃更微弱,被夜色分割,再被绝望撕扯。

【韩张】今是昨非·现代序幕

以下代媳妇儿 @若木loser 发。

注:Ronald:强而有大能的统治者
 Jason:治疗者,饱学之士(简直不能再适合新杰了有木有)

韩文清旁边坐着老师刚给他分配的搭档,这个学期要和他一起练习口语。这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,衬衫袖子长度刚刚盖住腕表,给他的感觉干干净净,五官清秀,看着舒服。

“以后你们就一同学习了,大家向自己的搭档介绍一下自己,这节课还剩十几分钟,给你们聊天互相熟悉一下。”

韩文清转向自己的搭档,看他似乎没有先开口的意思,心里简短的打了个腹稿,正打算开口,面前这人说话了。

“你好,我叫张新杰,弓长张,新年的新,杰出的杰,...

1/5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