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韩叶娱乐圈paro】终点

这是一份生日贺文 @婘媆晟 

很少写韩叶/叶中心,娱乐圈也少碰,一个新的尝试。

还是那句话,人物属于作品,ooc属于我。

let's go


叶天王被狗仔拍到和一个男人一起出入酒店。

而那个男人,是叶粉眼中的死对头,韩文清。

微博上这两天都炸开了锅,两边儿粉丝沉迷骂架,也不知吵过了几轮。

话说回来,叶天王真名叶修。这是整个娱乐圈最出名的唱作型歌手之一,创作的歌词类型无所不包,首首经典。可以说,每个人的手机里都会存着几首叶修的歌。最令人意外的是这人还有一把令人妒忌的好嗓子,音域极广不说,温柔起来的时候带着几分慵懒的沙哑。叶修早年以叶秋的姓名出道的时候所发的那一张情歌专辑,现在的价格早就飙升百倍不止。当然,你就算肯出钱,叶粉也不一定会割爱。当然,老韩也是一位优秀的歌手,只是和叶修走了不同的风格,在数个榜单上互有胜负。

说了这么多优点,叶修当然也有缺点。而最令粉丝咬牙切齿的就是,这个人,懒且怕麻烦。演唱会能少开就少开,活动能不参加就不参加。别的明星是想着如何增加曝光率,而叶修巴不得别人把他当透明人。

就在这时叶修漫不经心地给微博又添了一把火。

微博上这样说。

“大家吵得挺热闹啊?我就不掺和了。哦对了,下个月我会在北京开一场演唱会,到时候会唱专辑里的新歌,新专辑也会同步发布。感兴趣的粉丝可以留意一下。”

说完就再也没了消息。当然,叶粉们也都习惯了叶修这神出鬼没的状态,都搬个小板凳坐等起了演唱会门票的开售。


八月初转眼到来,叶粉们盼了一月的演唱会终于到来了。

演唱会有一个奇怪的名字“终点·启程”。许多粉丝们推测叶修会就此引退或是转作幕后创作人,期间微博又是哀鸿遍野。

晚上八点,演唱会准时开始。

哒,哒,哒。

叶修踩着漫不经心的步子走上舞台。

舞台上的灯光黯淡,空气里有细微的灰尘。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,胸口纽扣开了两颗,五官被化妆师刻意修饰过,青春飞扬,仿佛整个人都笼在一层微光里。

就像出道时那样,无忧无虑,仿佛一道劈开黑夜的光。

“第一首歌《枪花》,送给陪我走过十年的那些粉丝们。”

台下的多数粉丝有一些不明所以,惟有那些看上去已经走入社会、甚至生儿育女的粉丝眼睛蒙上一层水光,有的,已经泪流满面。

《枪花》是叶修的出道单曲,也是同名电影《枪花》的主题曲。

这首曲子在十年前很火,大量的高音和转音让整首曲子显得十分华丽。很多歌手尝试翻唱过,却始终唱不出叶修当年的味道。

那年叶修十八岁,正是风华正茂,意气风发的年纪。

《枪花》已被岁月埋藏多年,如今,轰然炸开。

不断回响。

灯光此时陡然绚丽,将叶修的脸映出几分斑驳。叶修半阖着眸子,目光犀利,仍是当年不可一世的少年模样。

歌声却比当年多了岁月的积淀,拿捏更加炉火纯青。


演唱会两个小时。叶修没有歇一次,从开头唱到结尾。即使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也只是用手背轻擦。

台下的粉丝意犹未尽,安可声快要掀翻整座体育场。

“咳咳,请大家安静一下。”叶修轻喘两口气,嘴角忽然勾起了大大的弧度,“那,我们现在就有请韩文清上台,和我一起,唱完这首安可曲《终点》。还有,同名专辑会在今晚十二点准时发布。”

说完,没有注意台下粉丝的反应,只微微躬身,朝着看台下第一排的那个男人伸出了右手。“老韩,请吧。”

台下的粉丝都快炸了。第一排座位上的那个男人拿着话筒,嘴角勾起并不明显的笑意,长腿迈开,几步登上舞台,伸手与叶修相握。

台下的粉丝忽然都安静下去,大抵是这两个人的气场有种诡异的默契,让这世界中再容不下旁人。

叶修这首歌只用了最简单的钢琴伴奏。叮咚的琴声仿佛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。

“我逆着时光找寻万年,才发现,你,是我的终点。”叶修闭上眼睛,轻声哼出了第一句歌词,与往日的慵懒沙哑不同,叶修今日的嗓音清亮又纯粹,不染一丝尘埃,仿佛山野间的清风。

韩文清偏头看他一眼,歌声紧随其后。“步履维艰,一直不停向前,光怪陆离的人间,尽数看遍。”嗓音厚重而有磁性,仿佛沉重的山石。

二者的声音互相交缠,直至在副歌合并。分明是非常针锋相对的嗓音,却和谐得让粉丝忘却了和韩粉之间的矛盾。

“我灵魂空白多年,惟有你,陪我赏过烟火,行过人间,到达终点。”

整首歌并没有过多的修饰,与叶修往日的歌相比,太过平淡。却因满溢的情感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
叶修睁眼,与韩文清对视一眼,凑近了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松开了手,双手握住话筒,站直,朝台下深鞠一躬。


“谢谢各位陪我走过十年岁月,也谢谢老韩陪我在人间走这一遭。”

“我当然不会隐退,我最爱的可是我的粉丝们,这一点上老韩都得靠边儿站。”

“老韩是我感情最终的归宿,我们有完全不同的性格,完全不同的三观,但我始终相信,我们在灵魂最深处有着完全相同的东西。”

“希望我的粉丝们能祝福我和老韩,同时,也不要过多干扰我们的私人生活。”

“这是我独行时代的终点,也是我新的启程。我会继续给大家写歌,唱歌。”

“直到我唱不动为止。”


台下掌声雷动,荧光棒挥舞成一片幽蓝的海洋。

—THE END—



评论(9)
热度(109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