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喻王/王喻】流光·下

接 @婘媆晟//今天更新没 的上篇


我流短小文章。

不会写推理,推理部分大家看着玩儿就好。

大概想写一写那种分隔在两个地方,却为着一个信仰共同努力的爱情。

而不是那种磨磨唧唧的儿女情长。

偏王喻一些,没有肉,大家可以当无差看

老规矩,ooc属于我,角色属于原著


 

 

 

重勘现场时满目鲜红的血色已经变为暗红,苍蝇嗡嗡地飞着,闷热的空气透着难以遮掩的难闻味道。

王杰希和喻文州两个人循着声音来处的方向走去。

那是仓库厂长的办公室。

王杰希一手端枪,一手拧开门把手,枪口对准了站在办公室里一脸无措的面生年轻人,厉声道:“双手抱头蹲下。什么人?”

年轻人惊慌地依照他的话蹲下。

“别……别开枪,有人给了我五百块钱,让我呆在这里等警察来了传个话。警察同志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走在后面的喻文州对着王杰希轻轻地摇了摇头,王杰希将枪重新插回腰间。

“说吧,什么人让你传的消息。”

喻文州温温和和地开口,算是安抚了年轻人的情绪。

“一个帽子压得很低的男人,没看清脸,身高一米八左右。他让我告诉你们,线索就在这间办公室里。”

年轻人战战兢兢地回话,末了又添了一句。“警察同志,我能先走了吗?呆在这个地方……我害怕……”

喻文州的眉梢带笑,挥手让年轻人出去。“快走吧,以后别为了钱干这种事儿了。”

 

 

 

二人出了仓库,喻文州回车上重新拿下了工具箱,又再次进入现场。

尸体原来躺倒的地方在仓库的厨房里,第一现场却是一扇小门。水泥地面上的滴落状血迹混着拖擦痕迹。而尸检报告已经验明,心脏处捅下的一刀是致命伤,其余拖擦形成的伤口都没有生活反应。不难看出,死者是死后才被拖拽进厨房的。

 

“很专业的手法,杀过的人不会低于两位数。”王杰希仍然记得喻文州摘下手套那一刻的结论。

 

重新换上鞋套,戴上口罩,二人迅速进入工作状态。高英杰和乔一帆自然待在仓库门口把守。

从门口到厨房,甚至到厕所,上次来过的痕检人员都一一取证拍照。甚至连堆放的米袋都被掀开来检查了一遍。

结果一无所获。

 

喻文州此时正走到厂长办公室里。抽斗中有些用处的文件都被警方收走,只留下几个空白的笔记本。喻文州将办公桌的抽屉全部拉开,检查是否有疏漏的地方。忽然,在他检查到桌板下时,手摸到了一处不该有的缝隙。

“王队,你过来看看。”喻文州蹲下身去,用随身的小指甲刀顺着缝隙将那块木板撬了下来。细碎的木屑落下来的同时,落下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。封面上写着这样的一句话:“如果你们能找到这封信,我也不愿意再这样躲躲藏藏。拆了信,你们就能找到我。”

 

王杰希上前两步,那一行字落入眼底。他眉峰微拢,道:“我说,喻科长,你们这回查的东西,怕是有些大吧。”

喻文州眯了眯眼,硝酸银溶液喷上信封。如他所料,半个指纹也找不到。

“你说呢,王队?”言讫,他利索地撕开信封,展开里面一张雪白的信纸。

王杰希凑近看了一眼,发现这雪白的信纸上只工工整整地抄写着一行数字,十一位,大概是电话号码。

148xxxx9702

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忽然间生动了起来,眼底恍惚间有流光一闪。他取掉手套,摸出手机拍了张照,发给了一个标注姓名为君莫笑的电话号码,附带一句:“It’s done.”

 

王杰希在他发短信的时候自觉背过身去,若无其事地走出门。喻文州随即将手机放回兜里,把撬下的桌板安回原处,将信封信纸撕碎,擦然一根火柴,将其烧了个干净,连灰烬都不忘收进证物袋里装好,带走。

 

他提着箱子出门的时候,王杰希正靠在大门口边上抽烟。乔一帆和高英杰见他走出来,赶忙一句:“喻科长好!”喻文州摆手示意他们将箱子拿上,先上车。

而他自己却从王杰希的制服口袋里顺出了一支烟,拿着打火机点上,跟他面对面站着吞云吐雾。

“这回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王杰希两指夹住烟杆,平静地开口。

“王队,你真不想来我们这儿?君莫笑那家伙可跟你们局长要过几次人了。就一点儿不动心?”喻文州将烟蒂丢进了垃圾桶里,半开着玩笑。

“不想。你知道我的性格,在你们那里不合适。我怕跟君莫笑意见不合的时候,拍桌子走人,会吓着你们。”王杰希同样半开玩笑地回一句。

 

 

“好了,不说这个了。这次任务完成,君莫笑答应给我半个月的假期。在安排之前,我想先确认一件事情。”喻文州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唇。

王杰希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:“什么事儿?唔……”

喻文州一把压住了王杰希的肩膀,非常用力地推到墙上,然后,重重吻了上去。

他眼尾还夹着一丝笑意,却毫不犹豫地撬开了王杰希的唇齿。

呼吸交缠,唇齿相依,火焰仿佛能烧毁一切桎梏。

仿佛在冰原独行了很久很久,忽然碰见了这个有血有肉的生物,便只觉得温暖。

只觉得想永远抱住,汲取生命的热量。

 

这是个缓慢而冗长的吻。当唇齿分离之时,二人只是轻轻喘息着对视。

喻文州的眼底,仿佛有流光璀璨,却深沉而宁和。

“王队,很抱歉,我强吻了你,但从你的心跳里,我听出了你和我一样的心思。”

“怎么样,愿意和我一起,走完这下半生吗?我相信,我会是个很好的伴侣。”

王杰希忽然想起了那晚的流星,又想起了办公室里喻文州送的一瓶蜂蜜。

有琥珀一般晶莹剔透的光泽。

 

“我答应你了,我的喻科长。”

 

 

车里的高英杰和乔一帆表示,我们什么也没看见。

 

 

 

王杰希请了年假,和喻文州一块儿去S市旅游。

喻文州接到君莫笑的电话的时候,内心忍不住带上了一点儿小欢喜。

贩毒案顺利告破。有赖于喻文州拿到的电话号码主人对他们吐露的消息,这背后,挖出来了整个华南的贩毒网,还撸下来了两个副国级高官。

至于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的交换条件,君莫笑表示,对于他们这样的情报部门来说,营救出被高官扣押的妻儿什么的,都是小事儿,不足挂齿。

当被问及王杰希是否愿意来他们那儿的时候,喻文州抬眼看了一眼几步开外的那个人,声音平缓如潺潺流水。

“他不会来,我也不会走。我们会在各自的地方好好干下去。你放心。”

 

 

彼时喻文州正和王杰希正站在东方明珠塔上俯瞰着整个S市。

这座城市依然在飞速地发展。

或许下一次来,这里又将改了新篇。

 

而。

他们这样的人存在的意义,就是将一生隐匿在暗色。

去换黎明百姓的平安喜乐。

去换山河家国的光明磊落。

 

THE END.


评论(2)
热度(12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