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《火蓝刀锋》八一建军贺文《凯旋》

#赶在八一建军节的尾巴上# 
最后已经迷迷糊糊快睡着了……质量差见谅。 
《火蓝刀锋》主乌云视角 
 
船在无际的大海中颠簸着,一朵朵浪花卷起,又转瞬间消逝。 
咸腥的海风拂起耳际的碎发,搔在脸上,是轻微的痒意。 
这是乌云在内蒙古大草原上不曾经历过的,甚至也没有想过会经历。直到许多年前的那次征兵,那个鬼使神差的去参军的决定。 
乌云喜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,喜欢扛着猎枪,在草原上奔驰,喜欢将恶狼一枪毙命的爽快。 
而此刻的乌云摘了头盔搁在脚边,穿着作战服,脸上和身上还有沾染的尘土,就这样站在军舰的甲板上,怀里抱着那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八八式狙击步枪。 
就在一个小时之前,她狙杀了两匹“恶狼”。 
八百米外,通过狙击瞄准镜,她清楚地看到那两个海盗的血液和脑浆随着子弹的透过,迸裂开去。 
把灵魂附上子弹,把灵魂附上枪管。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,也是独属于乌云的射击方式。 
乌云自幼生长在草原,骨子里深埋着的是草原民族的英雄气概。她从不畏惧鲜血与牺牲。只要那是正义的。甚至她第一次杀人都没有像些男兵一样,心里出现点儿什么问题。 因为在她眼里,那就是一匹恶狼,于人民于国家有害的恶狼。 如此而已。 大概她就是天生的军人,心里有着坚定的信仰。从前是腾格里,后来是对国家的忠诚。 
乌云的头有些发晕,或许是船太过颠簸,或许是杂糅的想法充斥着内心。 
最终她右手端起枪,舔了一下左手指腹,大致测量了一下风速,右眼瞄准,随即轻旋旋钮,心里默念着数字,呼吸慢慢平复,混沌的大脑也愈发清明。 非常奇怪的是,无论乌云的心情怎样烦躁,想法怎样混乱,只要一握起枪,所有的烦恼便烟消云散。久而久之,乌云也养成了这样一个有烦心事就拿枪瞄准的习惯。 
夕阳渐渐沉没进一片无际的蔚蓝,风鼓动着乌云的发丝,却动摇不了她挺拔的身姿。恍然间,她身后仿佛扬起一对火红的羽翼。 
 “乌云,乌云!”张冲大声唤着乌云的名字,看样子是出来找她的。 
 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儿?”乌云放下枪,拾起地上的帽子拿在手里。 
 “明儿就是八一了,咱们这舰上铁定要升旗的,赶紧去洗个澡休息吧,看你这身上脏成这样了。”张冲拿着块毛巾擦着乌云脸上的污渍。 
 “脏就脏了,你还敢嫌弃啊。”乌云嘟囔着,伸手掐了一把张冲腰间的软肉。转身往房间跑。 
 “别忘了,明儿穿常服!”张冲无奈说着,却笑得宠溺。 
第二天,八一建军节。 
当第一缕阳光刺破黑暗,那红艳的军旗便冉冉升起,伴着嘹亮的军歌声。一水儿的小白帽还有一水儿的白军装,排得整齐,站得养眼。 
此时的乌云格日乐,站在最前排,右手握拳放在耳边,和所有军舰上的海军士兵一起呼着口号,喊声震天。 
“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,我宣誓: 
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 
服从命令,严守纪律,英勇顽强,不怕牺牲, 
苦练杀敌本领,时刻准备战斗, 
绝不叛离军队,誓死保卫祖国。” 
“哪怕只有最后一滴血,也要将它流进祖国的大海!” 
曾经乌云疑惑过军队到底是怎样的,军人到底是怎样的。而如今,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 
军人是国家的刀锋,保家卫国,斩断来敌!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