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窗外的雨

-1-

一丝淡淡的栀子花香透进卧室,萦绕在鼻端,微甜,却不腻人,反而生出了几分脱俗与清新雅致。

卧室床上的咖啡色被单被踹到了一旁。楚城睁开眼,望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子呆,随后才起身,换了身干净衣服到卫生间去洗漱,顺带还处理了一下下巴上已经有些发硬的胡茬儿。“蓝倾,你弄那么多花摆在屋里干嘛?咱这儿两个大男人的,你都不嫌腻歪?”楚城出了房间走到餐桌跟前,摆弄着青瓷的花瓶还有里头插着的一束栀子花,脸上的表情颇有些无奈。”

“阿城,你说餐桌上摆着的那个花瓶里的花?那是老娘特意从天火星拿过来的,说是天火星初夏开的第一批栀子花,算是个好彩头。我也不想拂了她的好意,就收下了,你嫌弃地话,小心我告诉老娘让他揍你啊。”蓝倾正站在厨房的灶火前用瓦罐煨着一罐小米粥,听见对方的话语,挽起一抹淡笑,却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。

“嘿嘿,我也没说我嫌弃啊,如果是老娘送的东西,我当然得好好照看着了。“楚城伸长脖子,瞧见对方还在做着早饭,自己闲得没事儿做,便从茶几上拿起了一把剪刀,搬了把椅子坐下,修剪着略显凌乱的花枝和骨朵。细碎的阳光打在纯白的花瓣和淡绿的叶上,像是镀上了一层金,闲得格外温馨。轻微的咔擦声混着花香,给空旷的屋子平添了许多的生机。

当蓝倾端着两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粥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,楚城正在做着最后的微调,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蓝倾的脚步声。

蓝倾把碗放在大理石的桌面上,碗底在桌上磕出一声脆响,让楚城从花上挪开了精神。”嗯?“哼出一个鼻音,有些不解地看着蓝倾,”有事儿么?“”没事,早饭做好了,尝尝味道吧。“蓝倾拿着勺子舀起一勺,吹凉,送到楚城的嘴边,瞧见对方满足的神色,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”阿城,从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你会花艺?“蓝倾做到楚城对面,一口口安静地喝粥,漫不经心地问了对方一句。

”花艺?“楚城放下手里的剪刀,收拾好一桌的狼藉,又坐回到椅子上,”那是因为我当时崇拜的一个人去学的。“说着,端起桌上晾着的粥,氤氲的热气迷了双眼,仿佛联通了时空,一切都是年少的模样,好像从未改变。

楚城呢喃自语着,低低的声音仿佛也混在了水雾里,不似真实。

”我记得他说过……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,试问卷帘人,却道……“

-tbc-
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