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姓氏之人的小段子——汪

对,没错我又来开脑洞了。

别问我其他坑呢……我啥都不知道恩。


“我姓汪,一个三点水一个王。”她俏皮地弯起唇角,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,涂着白色甲油的指甲在精致的青花茶盏上微微摩挲着。

“汪小姐,幸会。”我抿了抿嘴唇,向她伸出手。

“幸会。”


这是我与她的第一次相见,在一家茶馆。


她很喜欢听戏,是这家茶馆的常客,所以茶馆里的茶博士待她总是亲热一些。她也不像一般的富家小姐那样骄矜,就像,她名字中的水一样。


我记得她最喜欢的一出戏是牡丹亭。想来也是,杜丽娘的爱情,是多少女孩子羡慕的那般梦幻。


大概是三年后,我看到了她牵着一个军装笔挺的年轻人的手走进了茶馆。年轻人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,冷峻的脸上竟然也挂起了微妙的笑。“这位小姐你好,我是汪小姐的先生,我姓顾,你可以称呼我顾师长或者顾先生。”“顾先生,你就是新调来这里的那位军官?乱花迷人懒四顾,何以弱水替沧海。看来汪小姐眼光不差。”我调侃着这位年轻的军官。没想到军官没有反应,倒是汪小姐羞红了脸,把喜糖递给我之后,就将头埋进军官的怀里不肯抬头。军官的脸上挂起一抹宠溺,温言道:“她就这个样子,平日里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和她还有点事情要去办,就不久留了。”说着将怀里的人儿打横抱上了门外停着的轿车。


汪小姐这样的人,会幸福的。从第一眼起,我就知道了,她会如此。我也打心底里替她高兴,因为,她终于拥有了杜丽娘那般幸福甜蜜的爱情。


可惜……世道终究是太乱了。五年后,日本人来了,攻破了这座城市,守城将领顾钧战死。


我记得那天的天空灰蒙蒙地亮了,炮火轰轰地响着,不曾停歇。汪小姐疯了似的在死人堆里翻找着,最终找到了顾钧的尸体,几乎已经血肉模糊,只剩下手中紧紧地攥着的钻戒,染着血,氤氲着诡异的光。


汪小姐那天失魂落魄地拖着顾钧的尸体回了家里,把自己关在房里,一天一夜,滴水未进,一直望着那枚染血的戒指。


汪小姐倾举家之力厚葬了顾钧,一直微笑着替顾钧送葬,没有流一滴眼泪。之后汪小姐离开了这个地方去别的地方参军,我就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。


很久之后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位姓汪的女将军,戎装笔挺,神色坚毅,无名指上带着一枚钻戒,像极了当年的,顾先生。
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