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全职警匪paro】逐荒

引子。

      对于已经进入社会的人来说,九月开学季的忙碌已经多年不曾经历过。但是T市今年的9月有那么点儿不一样。除了按例地增加交警执勤人数外,刑警出警的次数与往年相比也大幅度增加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  先来简单介绍一下。T市的警察并不按1、2、3的顺序来编号,每一部分的队伍都会有一个专属的代号,例如:霸图【缉毒警队】、临海【海关】等等。而每一年政绩最差的警队将面临改组的警告,若是不愿改组,那么待遇肯定会降。

      夕火巡逻队的队长胡泽义与一个队员一前一后地在街上走着。如今夕火的待遇可以说是整个T市警界最差的了,偏生巡逻警还需要大量的人手。夕火有时迫不得已还得向其它警队借人。新进警局的小队员都知道夕火的待遇差,宁愿挤破头去争一个百花治安警的名额也不愿意来夕火。新队员不愿意来,老队员不愿意改组,就这样恶性循环着。然而一次次以降薪为代价的苟且偷安,家人的忍耐也到了极限,若是今年的政绩再无半点起色,改组已经是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二人怀着相同的心事走进一条幽暗的小巷子。巷子里的灯没有亮,有几分诡谲。“a区一街,路灯回头报给市政维修。”胡泽义熟练地掏出笔记本记下。巡逻警管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这么多年下来自是习惯了。跟在他后边的队员则注意到了脚下向远方延伸开去的血迹。“血!”手电照亮一块区域,那里躺着一个人。胡泽义打着强光手电走过去粗略察看了一下,却又发现不远处也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尸体还有些残存的温度,显然死亡时间不长。

      胡泽义拨通了刑警部的电话:“喂?这里是夕火胡泽义。今天是贺武轮值么?a区一街发现两具尸体,请派人过来一下。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挂断后转过身问后方坐着的男子:“叶组长要去现场看看么?”男子放下手中甩着的zippo,披上风衣起身,又把火机揣进兜里:“当然要去,你们就不必了,有时候人多了事儿反而难办,派几辆车跟着兴欣一起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几个人在警局门口迅速上车,警笛长鸣划破了拂晓的寂静。

      “有点儿意思,居然选择在T市。我倒要看看……你们到底想干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追逐的游戏,自此开始。

      黑与白,是与非,孰胜孰负?还无人知晓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