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喻黄喻民国paro】眼波才动被人猜

喻黄喻民国paro。

边听演讲边撸的产物。

逻辑已死。ooc私心抱歉。       

喻文州的野外拉练成绩是他的短板。甚至整个学校都找不出几个比他更差的人,几乎是名副其实的吊车尾。这是不争的事实,无法改变。天生的体质,意味着他曾经几乎被断掉了从军的路。       

是什么支撑着他毅然抛下家族铺好的从政道路,选择奔赴离家千里的黄埔军校?又是什么,支撑着他,在一次次高于极限的训练中坚持下来?       

没有人知道,甚至包括了黄少天。       

汗水浸透黄绿的制服,漫开深色的水迹。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,在地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。白皙的脸颊染得通红,眼前一阵阵发黑,膝盖上的布料磨破,甚至膝上的血肉都已经模糊,混着沙砾。       

当最后一步迈向终点,灌铅似的双腿再也无法支持住身体的重量,往前栽去。

意识涣散,却没有想象中石块的冷硬,反倒是跌进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。       

“文州,你何苦非得来这里...”       

朦胧之中,好像听到有人附在耳边说了这样一句话。       

无力地翕动嘴唇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眼神却异常坚定执着。像是有骤然亮起的烟火在眼底绽放。    

这是我的国家。       

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国家。       

国难当头,空谈政治太过虚无缥缈。       

我能做的,仅仅是上战场、打东洋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罢了。       

这是意识坠入黑暗之前,喻文州最后想到的东西。

黄少天也已然读懂了,那个眼神之中,所包含的沉重情感与责任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