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韩张】今是昨非·民国 一

火车站人并不多,可是凑了巧了,一个小时后刚好有一班到上海的车来,张新杰看了眼腕上的表,稍稍计算一下时间,敲定行程后,买好票,挑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,打开皮箱,拿出一本诗集读了起来。
“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,I had been waiting long.”他一手捧着书,一手在半空虚划,嘴里念叨这样一句话,浑然未觉身旁多了一个看着他的人。
“你微微地笑着,不同我说什么话,而我觉得,为了这个,我已等待许久了。”他身边那个男人听他读完,沉默半晌,开口,却是一句中文。言讫,又补了一句:“先生也爱读泰戈尔的诗?”
张新杰只听得耳边冷峻声音响起,把书签夹在读到的一页,敛下眉眼关上书搁在膝上,抬头直视面前那个人:“说不上喜欢,只是偶尔翻开看看。您喜欢么?哦对了,这位军官,我叫张新杰,还未请教尊姓大名?”
那人素日板着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,朝他伸出手去,说到:“韩文清,我们刚刚在饭店见过。倒不是我喜欢这个,是我妹妹,韩文汐,她最近正在翻译《Stray Birds》,成日在我耳边念叨,让我帮她琢磨怎么译更好。你知道的,作为一名军人,我很少有空来帮她,因此她总抱怨我。所以…”
张新杰伸出手去与他相握,闻言思索,后有些不明意味地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。“先生既然留学归来,想必比我要懂英文得多,不如替我帮帮舍妹,我定有重谢。”韩文清说完,带着几分期待地看着他。
“原来如此,我虽才疏学浅,却也能帮上一点忙。不过先生怎么知道我是留学回来的?”张新杰眼角一挑,食指指尖扶起有些下滑的眼镜,眼神三分疑问。
“其实并不难,你的口音并不像本地人,再加上西装,行李箱和泰戈尔的诗集,如若你是本地人,那一定是精英阶层,没道理我会不认识你。”韩文清的唇边弯起笃定的弧度。
“重谢就不必了,我很乐意帮忙,但是是在我有空的前提下。我马上就要去上海了,现在怕是不太方便下细地说。这样,我给你留个地址。以后可以写信或者发电报给我。”看了一眼时间,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和钢笔,打开笔盖,在本子上迅速写下地址,扯下这页纸递到他手中,道声失陪,装好所有物品匆匆往月台方向走。
这头,张新杰迅速登上火车,坐在靠窗位置。车上人不多,他把行李箱放在身边空着的座位上,本子在面前摊开,提笔写下刚刚听到的两个名字-------韩文清,韩文汐。
写罢,眉梢一扬,心想着自己很快会多两位好友。
而那头,韩文清来不及挽留便看张新杰飞也似的跑了,他略一低头,看着边缘被撕得整整齐齐的白纸,心头微微一动,拇指抚摸过对方清秀字迹。“上海中山医院,外科,张新杰。”他眼中恍然,喃喃道:“原来是个医生啊。”话音未落,白纸便被他折好,妥帖地放进衣服口袋里。唤来自己的副官,扣上军帽,迈步往自己的住处走。
下午三四点,日头正烈,火车鸣笛声响起,载着人沉甸甸的希望,出发了。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