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码字。死在填词坑里。有人喜欢那便是最开心的事儿。如果有喜欢的全职cp可以戳我,会试着填一首曲子送给他们。兴之所至,笔之所及。语c圈夜殇。欢迎勾搭。

关于

【韩张】今是昨非·民国序幕

民国现代两线并行。

民国线归我,现代线由我媳妇 @若木loser 操刀

民国BE,注意避雷。

基础设定是张新杰苏联留学归来,学医,回到上海在一家医院当外科医生。韩文清是有知识的国民党军官。

私设韩文清有个妹妹,韩文汐。会充当神助攻。

就这样。

在风浪中颠簸已有些时日,此时的张新杰堪堪下船,脚步虚浮,脸色有些微的苍白,提着硬质皮箱随人流走出了码头。

海边的城市总有咸湿的海风扑面,拂起人的乱发。乱发搔在脸上,有轻微的痒意。

晌午的大街依旧热闹,北方人特有的豪气干云的方言在风中悠悠回荡。张新杰用空出的手托了托镜框,略一思索,走进了街边一家饭店。大概是近几年才开起,装潢崭新,是现下流行的欧式风格,侍应生一水儿的西装,与记忆中的中国略有不同。招手唤来一个侍应生,点了一壶茉莉花茶,寻常的一荤一素两个小菜还有一碗白粥。

菜上得很快,瓷碟瓷碗瓷壶几声脆响,被稳当地摆上餐桌,瓷壶嘴儿冒着袅袅热气儿。张新杰提起茶壶,倒满一杯,半握在手中,浅呷一口。浅褐的茶汤进入口腔,清甜的香气弥散,这才让他有了一种重回祖国的踏实之感。这时,他的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,柔和了西装革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。

店门内,店老板熟稔地招呼着门口进来的人。老板亲自招呼客人么?这倒少见。张新杰如是想着,抬眸瞥了门口的人一眼。那人五官深邃,发型是利落的板寸,军帽夹在腋下。松枝儿绿的制服更显得他身姿挺拔。见惯了苏联人大多人高马大的块头,倒是很少再见到这样东方式的挺拔帅气。想是这城的守城将领吧。眉梢微微一挑,正欲挪开目光。可他目光移开之前,那人的眼睛竟然是直直望了过来。令人惊讶的可怕直觉。张新杰如此想着。

很难形容那道目光里蕴藏的东西。有一丝窥探,但更多的是经历过烈火与鲜血淬炼的锐利和傲气。

张新杰只得匆匆低下头去,就着白粥把两碟小菜吃完,到柜台付了钱,提着皮箱往门外走。

错身而过时,一股淡淡的草木香混着微微的暖意钻进了张新杰的鼻腔。

莫名的熟悉与亲近,好像雪后山岭青松挺拔,晨曦微露,照耀着寂静无声的山岭。

tbc

评论(4)
热度(17)

© 泷夜殇 | Powered by LOFTER